21 Jun,2021

浏览次数:75

刘尚希:用风险分析框架来指导预算编制和审查
发布者:中诚政融发布日期:2021-06-21 00:00:00

前言

在风险分析框架下编制和审查政府年度预算报告,应重点厘清三个概念,即公共风险、财政风险和债务风险。


公共风险是指全体公众需要面对的风险,可能在经济、社会领域,可能在生态环境领域,也可能在公共卫生领域。这些风险一旦发生,通常会转化为政府的公共责任。一旦形成政府责任,这些风险就会进一步演变为财政风险。但财政多支出能不能促进财政增收?这一过程往往蕴藏了许多矛盾和冲突。比如,为应对疫情冲击,财政必须增加支出, 但疫情不仅冲击了经济和社会,还导致财政大幅度减收。在这种情况下,公共责任毫无疑问是不断扩大的,但公共资源是有限的,从而很可能引发政府债务风险。当政府的公共责任变得充满不确定性,而政府拥有多少资源也存在高度不确定性时,就会导致预算编制处于一种不确定性状态。那么,年度预算报告应当如何编制? 存在哪些不确定性?哪些风险会转化为政府公共责任?哪些风险可以由市场主体自行承担? 这些问题都需要有清晰的认识和深入的思考。


从现实来观察,一些地方政府有“大包大揽”的行为倾向,对风险缺乏科学的判断,未能有效区分哪些风险应当是企业承担的,哪些应当是家庭承担的?哪些应当由政府承担?在个体风险和公共风险没有得到有效区分的情况下,政府就直接全部承担了。政府担当最终会体现在财政上,就会形成更多的财政支出。在这种情况下,政府的公共责任就会定位不准,容易出现政府越位、缺位和错位的问题。比如,政府可能没有看到风险,或以为是市场风险、个体风险,实际上,这些风险可能会悄悄转化为公共风险和公共责任。当然,这种转化需要一个过程。因为风险既是现实的又是虚拟的,讲的是损害的可能性,像风一样,看不见摸不着,但可以感觉到。在缺少风险理念和风险分析框架的情况下,一旦判断失误就会加大未来风险。


 因此,在对年度预算报告进行编制、审查时,需要综合考虑如何对未来的公共风险情景进行分析? 怎样对公共风险进行排序?需要注意的是,经济、社会、生态等各个方面的风险类型不同,但可以相互转化。比如说,金融风险可以转化成财政风险。这些风险如何转化,又是与公共管理的体制机制直接关联。在编制年度预算时,如果对未来风险没有一个风险地图或风险情景的分析,我们采取的一些体现在年度预算中的风险对冲思路、办法及措施,很可能就是无效的,这本身就是最大的风险。从这一角度来看,应该就如何应对未来风险有一个基本判断和具体图景。这就需要我们进一步强化风险的理念、思维,更多运用风险分析的方法来编制和审查年度预算报告。


*本文系转载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著作权人发现本公众号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及时留言联系。